上周三,也是520的时候,老婆来学校找我,她本想让我带她去逛商场的,只是我嫌无聊,就带她逛了一下校园。虽然我已经入职近一年,但是校园的景色我其实了解不多,倒不是没有时间,只是没有那个闲心。我们沿着体育馆一侧的河道走着,走的累了,蓼汀花溆错落建了许多的座椅,就坐了上去聊了聊近来的时事新闻。

新冠疫情影响了很多事情的进程,中美关系本来已经在变坏,现在应该只会更坏了,川普本来胜选在握,可是他抗议不力,必然很影响选票,只能转移矛盾给他的政敌,给中国,给WHO。据说川普上台之后,美国民众现在对中国的印象已经变得很糟糕了,这是无法避免的。世界上大部分的群众都自顾不暇,生活已经非常艰难,谁知道外国真的是什么样,只知道政府说什么就是什么,政府说外国在坑害我们,那必然就是坑害了。

政治和我们普通人没什么关系,完全是给平淡的生活增加一些谈资。学校在郊区,郊区比较有名的景区就是这个山,我们学校就是在这个大山脚下。聊着聊着,突然想起了一句诗,“相看两不厌,只有敬亭山”。我已经很久不读诗句了,犹记得大学的时候,我常常很喜欢抱着一些诗集或者词集读。只是看这山也没什么乐趣,既没有险峻的峰领,山上虽然树很多,但是远远的什么也看不清楚,也许看山只是看自己吧,给自己一段不受困扰的时间。

坐久了,我们便准备起身往前走。前边也是在小河边建了很多座椅,有些地方还有水中小汀,上面一律都是种了很多我不知名的花。我记得以前读过红楼梦,元妃省亲时,宝玉在旁边引路陪伴,说起一处“蓼汀花溆”的牌匾,“蓼汀”和“花溆”都有水边或者水中平沙的意思,只要“花溆”就好。元妃是贾府的荣耀,只是荣耀是他们的荣耀,元妃在宫中应该非常苦闷无助吧,不然何至于哭得如此凄惨。

天空

水边聊天

水边聊天

花树

FDTD Solutions可以计算任意形状贵金属纳米颗粒的光学特性,其电场数据可以使用matlabsave方法导出,然后使用Python读取并画图。下面是一张3D的电场数据在Z方向上的某个切片。

三维数据

如果电场moinitor是三维的,那么通常还分为多波长和单波长的数据,对于多波长的数据,数据E的尺寸为[sx*sy*sz, 3, len(wavelengths)],对于单波长的,数据E的尺寸为[sx*sy*sz, 3],由于numpy和matlab对于行列不同的优先填充特性,导入的数据需要转置。

# f为h5py打开的文件对象
ME = f[keys[-1]]
E = np.array(ME['E']).transpose()

以多波长为例,电场的绝对值和最大值及其索引可以使用如下的方法处理,这里主要涉及到结构化数组(sturctured array)的处理。

Ex = np.abs(E[:, 0, :]['real']+1j*E[:, 0, :]['imag'])
Ey = np.abs(E[:, 1, :]['real']+1j*E[:, 1, :]['imag'])
Ez = np.abs(E[:, 2, :]['real']+1j*E[:, 2, :]['imag'])

Ea = np.sqrt(np.power(Ex, 2)+np.power(Ey, 2)+np.power(Ez, 2))
index = np.argmax(Ea)
[i, j] = np.unravel_index(index, (sizes[0], sizes[2]))
[m, n, k] = np.unravel_index(i, (sx, sy, sz))[::-1]

需要注意的是,对于matlab存储的数据,Python在reshape之后,需要转置

Ear = Ea[:, j].reshape((sx, sy, sz)).T
  • 第一张切片

第一张电场切片

  • 最大的切片

最大的电场切片

去年媳妇在天台种了一株三角梅,一直都不开花,只是长叶子,叶子倒是长得非常的茂密。到今年刚来的时候,也还是没有开花,她都快放弃了,准备拔掉它,后来在我的坚持下,准备再养养,这几天花开了,而且开得非常的漂亮。

之前写的给图片做水印的python脚本会无法判断图片是否需要旋转,导致部分图片变成横向的,无法正常浏览了。因此更正了。需要注意的是,图片被PIL处理之后,exif信息可能会丢失,因此判断的代码最好放在第一次处理函数中。

PIL判断图片是否旋转的代码如下

# 判断是否图片需要旋转
try:
    orientation = raw_image._getexif().get(274)
    raw_image = raw_image.convert('RGBA')
    if orientation == 3:
        raw_image = raw_image.rotate(180, expand=True)
    elif orientation == 6:
        raw_image = raw_image.rotate(270, expand=True)
    elif orientation == 8:
        raw_image = raw_image.rotate(90, expand=True)
except:
    raw_image = raw_image.convert('RGBA')

今天晚上去跑步,路边的桥在灯光下的情景,车来车往!对于跑步的方法,比较推荐下面这个姿势跑法

今天是五一假期的第一天,学校已经通知,5月6号开始上班了,这个新冠肺炎让大家的工作节奏慢了很多,一时间我也有点不太适应要上班的感觉。这几天我都是在家里做一些理论计算的工作,另外又帮师弟师妹做了些计算,计算倒不是一个非常难的事情,主要是他们需要的纳米结构形貌往往都比较复杂,如果设计上稍微有些差别,可能导致计算的结果千差万别。我设计结构通常用的Blender,一个开源软件,感觉还是比较趁手的。

  • 这是给师妹设计的卫星结构

卫星结构 局域场分布图

  • 这是给师弟设计的星形蛋黄蛋壳型结构

星形结构

上班之后,可能主要是将计算的东西付诸实验,然后做一些SERS的东西。不过周老师那边估计希望我帮着做一些手性的工作。工作之后,说实话生活比较轻松,但是总是会有些无形的压力,毕竟现在没有什么工作是稳定的了吧。不努力的话,未来肯定会被淘汰的。

3月7日

因为新冠疫情,已经滞留家中2个月了。这阵子,生活过得非常慵懒,每天都是吃了睡睡了吃,晚上通常得玩耍到2点。不想写基金,不想看论文。

这是一个急剧变化的时代,前年开始的中美贸易战争直到今年才开始告了一段落,然后新冠疫情就开始了,多少企业多少家庭将在这些变化中破碎。个人来说,本来可能出去做一个博后,因为这个疫情,估计也得罢休了。

作为一个底层的科研人员,本来也想做一些有意思的工作,但是压力之下,只能选择做一些短平快,成就感也往往寥寥。前年毕业时节,本是可以选择去公司的,待遇也更加丰厚,但是总感觉得不能自由,后来也没有去。

3月14日

今天从朋友圈了解到信息,我们县已经解封了,听妈妈说,村里用来拦路的大车也开走了。虽然不知道火车什么时候才可以通行,但是信心也越来越大,感觉不久应该可以启程了。我不能再懒惰下去了,我要抓紧把基金早点写完。

  • 夜晚的油菜花

夜晚的油菜花

  • 白天的油菜花

白天的油菜花

2020-03-19

今天老婆告诉我支付宝上申请的健康码已经转绿了,这个是否意味着我们即将要回学校了呢?人成长之后,家庭琐事越来越多,有些还让人非常的惆怅。